关于幽门螺杆菌的知识普及,普通人必看

今天,做了个读者问卷调查。

问,您感觉《懂懂学医学》比您预期的要好还是要差?

多数,反馈,要好。

为什么口径如此的统一?

因为,反馈不好的,直接不屑参与问卷调查。

这就如同春运时,记者登上了绿皮火车,问:您买上回家的车票了吗?

发现,大家都买上了。

不过,有一个反馈,很值得重视,普遍觉得,废话太多。

那么,今天咱就来写个短的。

一个大家体检时都被吓过的“阳性”。

幽门螺旋菌。

去年,我给全家买的体检套餐,每人2200元,有两个人检查出了幽门螺旋菌阳性,我娘,我二姐。

我娘的体检报告在我这里。

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。

我一看,没啥事。

我二姐的呢?她自己识字,吓筛了糠,她听说幽门螺旋菌是一级致癌物,从而觉得完了,肯定离胃癌不远了。

我二姐夫也疼她,在医生的建议下,她又做了胃镜。

拿了药。

关键是,整个人仿佛瞬间蔫了。

我让她拿双份药,给我娘一份……

她拿的四联治疗套餐,一个套餐14天,来送药时,我跟她讲,你这个年龄,根本不需要在意幽门螺旋菌,治了也白搭,因为90%的人都有,你治好了很快又传染上了,反复治了有什么意思?

为什么一定要给我娘治?

因为两点:

第一、我娘本身有胃溃疡,大概率与幽门螺旋菌有关。

第二、她年龄大了,癌症发病概率不断上升。

那问题来了,幽门螺旋菌与胃癌有什么关系?

不是等号关系,也不是前兆关系,实际上导致胃癌发生的因素有很多,单纯因为幽门螺杆菌感染而导致的胃癌,比例只在1%左右。

大家是被“一级致癌物”这五个字吓着了。

我再说个一级致癌物:Alcohol。

这个更恐怖,可是,天天见!

我爹跟我娘,甚是恩爱,这么多年了,依然搂着睡,还天天牵着手,看他们的抖音就知道了,人家的抖音是演的,我爹我娘的抖音都是真的,我认识他们40年了,从来没见他们吵过架。

据说,有次,我爹发了火,把酱油瓶子扔到了院子里。

我没亲眼见证,大概率是杜撰的。

他不敢!

可是,我娘是幽门螺旋菌阳性,我爹没感染。

再来看我。

我整天在外面吃饭,中午跟同事聚餐,晚上跟骑友聚餐,关键是那些骑友大姐很热情,喜欢用蘸有自己口水的筷子给人夹菜,我是她们的宝贝,争着给我夹。

我也不是阳性。

怪不?

丁香医生曾经分享过一个冷知识:成年人不是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易感人群,一般行为很难引发新的感染。比如,一些说法认为,幽门螺杆菌可以通过共餐、接吻传染,但这些可能是关于幽门螺杆菌感染传播最广的错误了。

这个冷知识,还引发了大争论。

大家的问题来了,既然传播这么难,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感染了呢?

我是蛮信任“丁香医生”的,但是在这个论点上,我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,是我觉得无法解释为什么有这么高的中招率?

不过,从个体而言,我又觉得有道理。

你看,我同事有幽门螺杆菌阳性,我们天天在一起聚餐,我娘是幽门螺杆菌阳性,我还天天吃她包的水饺,我啥事没有,这个怎么解释?

医学领域,关于幽门螺杆菌最大的争议不在成年人是否易感上,而在体检发现幽门螺杆菌阳性后,是否该治疗?

一派认为,该治疗。

一派认为,无需治疗。

为此,我付费咨询了专家,专家的答复是:

1,儿童,在没有胃部不适的前提下,不要做幽门螺杆菌检测、治疗,临床获得益处和风险比往往不是最佳。(儿童是指14周岁以下的)


2,对于普通人,最好别过分关注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症状,多数人的胃部不适症状与幽门螺杆菌无关。

3,老年人,有胃部症状,建议治疗一下。

体检窗口一般是什么建议?

肯定是,建议治疗。

治疗主要是抗生素,除了抗生素,没有东西能对付的了幽门螺杆菌,什么牙膏、保健品,都属于智商税。

另外,即便治疗了,也很容易反复感染。

你不聚餐了?不亲嘴了?

而且,这玩意还可以通过粪口传播,例如你喜欢吃蛋糕,烘焙店的师傅上厕所没洗手,这个概率存在不?

肯定存在,之前有个读者是做食品添加剂的,她给我科普,很多食品含有大肠杆菌的根源,就是因为操作工人上厕所后没有洗手或没有认真洗手。

她的观点是,上了厕所没洗手,测一下,大肠杆菌一定是超标的。

所以,在无需治疗派看来,在没有症状的前提下过度关注幽门螺旋菌完全是给自己种心锚,成了心病,总觉得自己要得胃癌了,其实呢?

幽门螺杆菌与胃癌还有很远的距离……

另外一派认为,既然发现有幽门螺杆菌的存在了,为什么不消灭它们呢?难道留着过年?

它们是隐患。

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去决策。

不过,只要是您检测出来了,大概率就会治疗,因为这玩意已经成了心病,我姐吃了14天的抗生素,又去检测了一遍,还有,我调侃她:你终于把幽门螺杆菌吃成了抗药性。

出国次数多了,我一直觉得,中国人在三方面会有大的变革。

一是,不同场合,不同服装。

二是,分餐制。

三是,上坟不烧纸,送花。

我在《懂懂学历史》里写过,中国人真正吃饱穿暖不过40年的历史,我们离世界发达国家还有太远的距离,我们现在还做不到不同场合穿不同的衣服,明星们已经能做到了,我们普通人,还有距离。

是不是中餐不适合分餐?

也适合。

美国很多针对老外开放的中餐厅,也是分餐制,为什么说分餐制是趋势?

是因为,人们的卫生意识上来了。

很简单的一个问题:小时候,父母是不是把食物嚼碎再喂孩子?

现在,还有吗?

没有了。

类似的还有很多,例如用自己的筷子给别人夹菜。

我媳妇也很喜欢这么做。

我提醒了她多次。

现在好多了。

我去四川后,发现他们普遍如此。

疫情中的上海,有人曝出,汤臣一品的人不喜欢社区发的菜与肉,有人就觉得他们矫情,我与他们这类群体打过交道,还真不是。

我举个例子。

大家为什么迷恋古法红糖,自榨花生油。

因为,大家骨子里有个认知,自然的,是不添加任何添加剂的,是更绿色环保的,中药就是这个原理。

实际上,不是。

有年,我带队,里面有个北京朋友,算半个名人,旅行结束后,新疆队友给每人邮递了2斤干枣,我在QQ上问北京朋友干枣好吃吗?他反过来问我,没有包装、没有品牌的干枣能吃吗?

我突然懂了。

他是真不吃。

在咱看来,这太扯淡了,特产哪有什么包装?哪有什么品牌?

是我们不懂。

他们对入口的东西,很挑剔,必须要有“担保”,例如大品牌做担保,一个农村老头自己做的蜂蜜,自己熬的红糖,自己压榨的花生油,能给你什么担保?

分餐制已经从上而下,开始流行了。

不用说太高级。

县城里,优秀的餐厅,都是启用公筷与公勺。

例如,我们餐厅,都是。

只是,食客也是残次不齐,最终,都成了摆设。

中国分餐制的领头羊,在哪?

深圳!

因为深圳是模仿的香港,深圳普通的餐厅,你观察一下,大家多遵循公筷原则,是一个城市的共识。

分餐制有个很独特的好处。

例如老美喜欢把所有东西都夹一个盘子上,这样你可以看到自己摄取的总量。

上海呢?

上海,讲究的群体,基本是公筷模式了。

民间,比深圳差了许多。

以前,我多次在文章里提到洗手的重要性,有天,我看了一篇文章后,我立刻下单买了6盒舒肤佳香皂,并且给自己设了规矩,摸键盘前必须先洗手,键盘是咱的饭碗,要尊重键盘,饭前便后必须洗手。

不是轻轻一洗。

而是仔细揉搓,并且要洗两遍。

走完一遍后,再走一遍。

我对孩子也是这么要求的,只要摸饭,必须先洗手,我把文章也转发给了孩子,你不管什么时候,你舔舔手指,发现手是有味道的。

这就是洗手的意义。

洗手,为什么这么重要?

洗手,曾经推进过医学大进步!

下面,我把这篇文章分享给大家,也算我偷懒:

《洗手这个行为,困扰了医学界两个世纪》

人人都知道洗手可以防止疾菌感染,它能减少流感的传播,预防腹泻,减少呼吸道感染,降低婴儿死亡率和分娩死亡。在发展中国家,用肥皂洗手这个简单的动作,可以减少呼吸道和腹泻疾病相关的儿童死亡率接近50%以上。

然而,今天你洗手的这个行为,是曾经困扰了医学界近两个世纪的话题。

19世纪中期,维也纳有一家设备齐全,医疗水准极高的医院,医院的产科有两个诊室,第一诊室的产妇更容易发烧和死亡,且死亡率惊人的达到了10%(接近),第二诊室则没有这个问题。

当时这家医院里负责产科病房的大夫,叫做赛麦尔维斯,他一直觉得很奇怪。

后来他想起自己工作的这家医院是一家研究型医院,第一诊室工作的很多大夫,包括他自己都是学者。他们常常需要解剖尸体,而第二诊室都是助产士,几本没有接触尸体的机会。他怀疑,是不是他们在解剖尸体后,把什么东西带到了产妇身上,导致这些产妇病死了呢?

发现这件事后,赛麦尔维斯勒令他的团队,所有人在手术前都一定要用氯化石灰溶液仔细洗手,果然,第一诊室的产妇死亡率急剧下降。1850年,赛麦尔维斯在维也纳医生公会的演讲会上宣布,正是我们产科医生自己受污染的双手和器械把灾难带给了产妇。此言一出,全场哗然。

一些医生不肯承认原来那些产妇居然是自己弄死的,并拒绝洗手。赛麦尔维斯被认为是妖言惑众,被轰下了台,而后被医院解雇。并受到医学界的打压,几乎所有的医学期刊都不再刊登他写的文章。没有人肯相信他那套“洗手”的言论。

他对医学界的漠不关心感到愤怒。谴责他们是不负责任的杀人犯,在当时,他身边的所有人,甚至包括他的妻子,都相信他正在失去理智。1865年,他被世界、人当成疯子,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半个月后,赛麦尔维斯在精神病院内死去,有人说它是被警卫用没有清洁过的警棍严重殴打后,引起败血症致死的。

讽刺的是,在他去世后的几年,他的理论被广泛的接受。1864年,一位叫做路易斯.巴斯德的大叔,这位大叔还是巴氏消毒的的发明者,他发现了疾病的细菌理论,并发表了一系列的论文。1865年,这位大叔的论文,被一位在英国社会地位很高的医生李斯特阅读并理解,首先提出缺乏消毒是手术后发生感染的主要原因。1867年,李斯特发表了一篇关于灭菌的论文,严谨的阐述了洗手消毒和致病感染之间的关系。还在各个国家宣讲他的想法。

当时李斯特用石碳酸做灭菌剂,建立了一套新的灭菌法,他不仅在每项手术前认真洗手,而且还确保在手术前使用的器皿和敷料都做彻底的卫生处理,不到10年就使手术后的死亡率从45%降到15%。最终,在李斯特享尽天年之时,他的灭菌原理在医学界才被普遍接受。洗手、消毒原来是这么重要。

在《影响人类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》一书中,把巴斯德和李斯特都列入其中,一点都不虚夸。洗手消毒的概念使外科学领域发生了彻底的革命,拯救了千百万人的性命,而这个源头,都是每个学者个体的持之以恒并做到极致。

这篇发出后,恰好遇到了专业研究幽门螺旋菌的读者。

他给我更新了几点:

第一、幽门螺旋菌没有90%的感染率,前些年高峰时能到70%,现在也就是50%左右,逐年下降,经济条件好了,饮食卫生好了,个人卫生好了,感染率自然越来越低。

第二、幽门螺旋菌的危害在于可能引发浸润性胃炎,但是呢,85%的人无症状,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医生不建议过度关注的缘故,意思是它没病你治它干什么?的确若你所言,前些年医学界争论不休,几乎是五五开,一派认为该治,一派认为不该过度使用抗生素,这两年不是五五开了,而是“不治”的声音弱了,专家们逐渐形成了共识,认为治的利大于弊,可以把它理解为酒精对胃的伤害,治它就如同戒酒一般重要。

第三、关于复发率,一次治疗彻底后,再次感染的概率只有2%~3%,概率已经很低了,很多人复阳的根本是没有治愈,没有治愈又有两个原因,一是你姐这个类型,产生了耐药性,四联的成功率在85%左右。二是功亏一篑,四联是需要连续服用两周或两周以上,很多人坚持不到这个时间。

第四、再次感染怎么办?理论上,需要再次治疗。

第五、有一点你科普的非常好,幽门螺旋菌离胃癌还有很远的距离,不能划等号,查出来建议治疗,但是也不要当洪水猛兽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5打赏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